o-daily缩小放大

2018-6-11 15:25

每个人都可以发币,难在如何让人们接受你的货币

专家投稿 原创作者: o-daily 收藏 来自: 公众号ID:o-daily

“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 ——梅耶·罗斯柴尔德

这句被人们熟知的名言提到了货币的一个核心问题——发行权,但当比特币诞生之后,这场争夺货币发行权的货币战争似乎才算是刚刚开始。现在,中央银行又亮出了一个新武器——央行数字货币(CBDC),它能够成为这场战争的决定性因素吗?

你有多久没有使用现金了?

当社会开始逐渐摆脱现金,最可能受到威胁的就是中央银行,而为了应对数字货币带来的压力,许多政府已经开始考虑创建央行数字货币(CBDC)。因此,关于政府是否应该尝试央行数字货币、以及央行数字货币利弊的争论已经提上了决策者和投资者的议事日程。

主流媒体经常错误地将政府支持的数字货币称为“加密货币”,而没有界定央行数字货币这一全新的概念。事实上,央行数字货币和所谓的“加密货币”之间有很大的不同——加密货币是区块链资产,无需任何一个人承担责任;而央行数字货币则是基于债务和准备金银行金融体系的,简单来说,央行数字货币属于国家中央银行的负债。

显然,中本聪之所以要创建基于P2P电子现金交易模式的加密货币,目的就是要突破传统货币政策的壁垒,让中央银行看上去像是个多余的存在。时光飞逝,距离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白皮书已过去了十年。支撑比特币的区块链分布式账本技术也能被中央银行使用、拓展到发行央行数字货币上。

新货币形式的两大分类:央行数字货币和加密货币

事实上,目前绝大多数货币已经已经“被数字化”了,无论是存储在中央银行里的银行储备金,还是本地银行的支票账户,日常流通中的纸币只占到了货币总量很小一部分。但国家数字货币基本上是被锁定在私人账本中,基于债权人到债务人的异构数据库进行交换,因此缺乏加密货币应该具有的交易速度、稳定性、可扩展性和安全性。

毫无疑问,真正的货币战争序幕已经拉开,央行数字货币和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早就严阵以待了。

“如果不能打败他们,就加入他们”

加密货币正在全球范围内崛起,普及度也越来越高,如果说比特币是“人民的钱”,那么法定货币就是“国家的钱”——许多国家因此已经开始想办法应对来自加密货币的挑战了。

新加坡有UBIN项目,加拿大央行推出了Jasper项目,美国正在推行“联邦币(FedCoin)”的想法,瑞典央行也在考虑“电子克朗(e-krona)”。

1、瑞典——近十年来,现金需求大幅下降,许多零售店已经不接受现金,一些瑞典本地银行的分行甚至不再支付或收取现金。瑞典央行已经开始研究电子克朗项目可行性,目前在技术方面还没有做出决定;

2、马绍尔群岛——马绍尔群岛将发行自己的加密货币,与美元一起作为法定货币进行流通;

3、瑞士——瑞士央行认为目前没有必要启动电子瑞士法郎(e-Swiss Franc);

4、印度尼西亚——印尼并没有禁止加密货币交易,但不认为数字货币是法定货币;

5、委内瑞拉——委内瑞拉已经推出原油背书的加密货币,旨在帮助国家经济摆脱美国制裁和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

6、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正在考虑将加密货币定为法定货币,并支持发行国家加密货币——Kazakhstan CryptoTenge,这是一种与法定货币挂钩的数字资产;

7、俄罗斯——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副部长Oleg Fomichev透露,“加密卢布(CryptoRuble)”将成为俄罗斯数字经济下的数字货币,并会在国际市场上推广。

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商业银行会全死掉吗?

如果央行决定要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唯一的理由就是扩展现有流通的法定货币。然而,大多数人认为央行数字货币算是一种全新形式的货币——他们觉得,作为记账单位的中央银行债务,货币即是交换媒介、又是价值存储。

另一方面,对于究竟能否发行数字货币,其实连央行自己也感到迷惑。

今年三月,国际清算银行发布了一份央行数字货币分析报告,其中特别强调中央银行必须要认真权衡金融稳定性和数字货币发行政策所带来的影响。央行数字货币可能是一种全新的数字中央银行货币形式,区别于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持有的准备金或结算余额。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无疑又引发了中央银行货币作用、以及央行所扮演的金融中介机构等一系列老问题。

未来的货币类型?

现阶段,人们争论的焦点在于央行数字货币是否应该像法币一样、被广泛发行,还是该严格限制?

对所有人开放,实际上意味着每个人都会在中央银行拥有一个账户,这与比特币的想法很相似。但是,央行数字货币依靠“点对点”交易运作,将极大地削弱传统商业银行的作用——很明显,如果大家都是“P2P交易”或是“P2P转账”,谁还会需要商业银行做中介呢?

不仅如此,商业银行对客户存款的依赖可能会变得不那么稳定,因为在压力较大的时候,存款可能更容易转移到中央银行。更“可怕”的是,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势必会挑战当前基于客户存款的传统银行经营模式——商业银行吸收存款,并利用这些资金提供贷款资金,推动经济发展。

所以,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并不是一个拍脑门就能做出的决定,需要认真分析银行业务模式和财务稳定性,以及可能引发的一系列后果。

“每个人都可以发币,难在如何让人们接受你的货币”

货币能够带来终极网络效应,加密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都可以使这种效应成倍增长,并大幅减少全球金融体系中对法定货币的接受程度。

加密货币的一个优势在于没有人能拥有它,因为加密货币是通过分布式账本民主化安排的,你拥有的只是区块所有权。你只能买到区块链的一部分,换句话说,你无法做到量化宽松加密货币,因为它的体系已经在内部建立好了一套原则。

区块链经济的确是一种选择,整个市场很有原则,也是一种基于资产的经济。考虑到电子支付水平不断上升、新技术不断出现,现在是时候仔细考虑一下货币的未来了。

比特币的出现,让人们注意到当前货币系统存在的问题,比如跨境支付效率低下、央行政策失误引发华尔街金融危机、委内瑞拉通货膨胀等,这些问题都会带来金融风险频发。

另外,似乎现在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问题讨论仅局限在金融监管机构层面,消费者和企业并没有参与进来,他们是否觉得有接受央行数字货币的必要或需要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又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最后,就让我们用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说过的一句话结尾吧——

“每个人都可以发币,难在如何让人们接受你的货币。”